《影想人生》神国的新价值观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6-10
  • 浏览量: 681
  • 作者:

◎刘议鸿(导演)

卖吃的人都知道,如果你的东西真的好吃,即使店面没什幺装潢也不用怕没有客人。外在的气派,有时候只是为了掩饰内在的空洞,套用在创作上也常是如此。真正有价值的作品,往往是超越成本限制的。

在影坛上,我们不时会看到一些小成本的电影,因着条件上的限制,反而爆发出惊人的力量、震撼人心。这类电影拥有的深刻内涵,经常是好莱坞动辄数千万美金生产的电影难以望其项背的。

演出精湛的真实人物

小成本电影《逆境重生》(RUST)描写一位原本决定放弃信仰的牧师,回到自己的家乡─基普灵小镇,因为被捲入一场纵火案,结果经历了一场信仰上的重生,也使得整个小镇在信仰上甦醒过来。

这部电影在加拿大中西部的萨斯喀撤温省的基普灵小镇实景拍摄,除了导演自己饰演那位牧师外,所有演员都是由该镇的居民担纲。只要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人,一定会惊讶于其中一位被全镇误以为是纵火犯的演员的精湛演技。

这个人外貌怪异,动作举止、说话方式、思维、智能都和一般人不同,套用世俗的话形容,就是「怪胎一个」。

这样一个高难度的角色,可能在好莱坞连达斯汀霍夫曼或杰克尼克逊都未必演得好,竟然在一部成本少得可怜的电影里,看见这幺耀眼的演出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!

后来看了幕后花絮,才知道这是一个当地的真实人物,演出这个角色的演员原本就是一个这样的人。导演请他来演一个遭受到人们误解、排挤、歧视、嫌恶的小镇居民,当火灾发生时他刚好在现场,于是连警长在内都直指他就是纵火嫌犯,将他羁押起来。

世人易凭外貌论断

我们是多幺容易凭外貌论断人,定人莫须有的罪啊!更可怕的是有些人的优越感,会让他们无法忍受眼目所见的环境里,存在着和他们所认为的「优雅」不相衬的事物,包括一个有残缺的人。

记得多年前,因为拍摄一部记录片,接触了一些残障乐团,那时曾听到这幺一回事─有些大饭店不再请他们去驻唱,不是因为他们表演得不好,而是有客人反应,觉得他们「有碍观瞻 」。一个小镇,即使不是什幺国际级城镇,都不小心地误以为将「有碍观瞻 」的人除去可能会让小镇净化、美化、提昇。如果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可怕。

「耶和华不像人看人:人是看外貌;耶和华是看内心。」(撒母耳记上十六章7节)我们若不能以神的眼光看重人的内心,而是以貌取人,我们离神国是何等遥远啊?

心中眼睛被蒙蔽

电影《逆境重生》里,最后全镇居民终于知道这位纵火嫌犯原来是替人背黑锅,他甘愿用他这惹人嫌恶、碍人眼目的生命,换取无心失手纵火的年轻人的前途。

从幕后花絮的访谈中,我们看到这位怪怪的人,无论戏里或戏外,可能都因着别人奇异的眼光而自卑、缺乏自信;然而他的爱心与善良却不受外在形象低落而退怯、枯萎。

在真实的生活里,他默默地帮助过许多人,甚至有一位镇上的妇人,还曾因他的及时相救,而免去失明之灾呢!这部电影的幕前和幕后都给观众上了宝贵的一课,有时候我们心中的眼睛会被蒙蔽,无法看见真正美好有价值的东西,实在是因为我们外面的眼睛太自以为是了。

很多电影也到一些原本人烟罕至的乡镇取景,后来电影的成功为那地方带来观光价值,不过像《逆境重生》这样藉由一部电影的拍摄,造成了一个地方的信仰价值更新、重建,实在极为少见,意义非凡。

永恆价值的服事

智利电影《女僕》(THE MAID)是最近另一感动人心的小成本电影。不同于财大气粗,老爱标榜大场面、大格局、大排场的片商製作理念,这部电影把电影做得很小很小,小到全片几乎就在一个房子里完成。

不过却不要因它格局小就轻看它,我一直认为圣经里教导我们一个最奥妙的投资观,耶稣说过,我们若是给一个最小的弟兄水喝,就是给耶稣。马太福音廿五章40节:「王要回答说:『我实在告诉你们,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,就是做在我身上了。』」

另一处圣经这幺说:「怜悯贫穷的,就是借给耶和华…」(箴言十九章17节上)你想,当永生神要回报你的时候,会是小鼻子小眼睛吗?而我们只需要做在最小的弟兄上和怜悯贫穷的人,从世俗的标準看,这些都是不起眼的小地方、小事。

渺小人物、贫穷的人,神说是祂的代表,神藉由这些人赐机会给我们,当我们服事这些人时,无意中我们竟是服事了尊贵的永生神!这样的服事成了有永恆价值的服事。

小地方可连接大力量

我一直认为在艺术的创作上,也存在着相仿的定律─在很小的地方可以发现、连接很大的力量;在很窘限的条件上,可以激发出有价值、有光芒的创作。

电影《女僕》里的这位女佣人,廿三年来的青春岁月都委身于同一个家庭,她不能接受主人请别的女佣来分摊她的工作,于是几个新来的佣人,不论原来是菜鸟还是老鸟,最后都被她逼走了,直到来了一个看似平凡却大有能耐的新女僕。

这个新女僕不是来抢着做大的,她是一个开朗、热情、有怜悯心肠、散发阳光朝气的女孩。当老女僕像对待以前的那些女僕那样对待她,在她洗完澡,立刻嫌恶地拿着消毒水清洗浴室,新女僕发现了不但没有感到受伤,反而充满不捨地抱住这位自我綑绑极深的老女僕,并且扶她到房间躺下,对她真情流露地表达关怀。

另有一次,老女僕恶意地把新女僕锁在房外,这位新女僕不像先前几位女僕的反应,不是生气发怒不然就委屈沮丧,她竟然在院子里索性晒起日光浴来,这般怡然自得叫老女僕看得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一次又一次,这位老女僕从新女僕身上得着活水与阳光,原本黯淡、枯萎、扭曲、悲惨的生命,重新长出健康、光明、奔放、喜乐的新样;老女僕的生命得着改变、重生了!

两个卑微的人,做着卑微的事,在一部没有特效、没有场面、也不卖弄技术或美学的小成本电影里,真诚细腻地呈现,却发出无比憾动人心的光辉。

一部电影真的有料,就不用太在意外在包装;论到信仰层面,我们都知道,耶稣的荣光并不需要取外在的佳形美容以相得益彰。其实在神国里,丰富跟贫乏,大跟小,都被颠覆、重新定义了。(本专栏已刊载完毕)

2010.12.18